<acronym id="6ceoa"></acronym>
<rt id="6ceoa"></rt>
<acronym id="6ceoa"></acronym>
<rt id="6ceoa"><optgroup id="6ceoa"></optgroup></rt>
<acronym id="6ceoa"></acronym>
<rt id="6ceoa"><optgroup id="6ceoa"></optgroup></rt>
<rt id="6ceoa"><optgroup id="6ceoa"></optgroup></rt><rt id="6ceoa"><optgroup id="6ceoa"></optgroup></rt><rt id="6ceoa"><optgroup id="6ceoa"></optgroup></rt>
<tr id="6ceoa"><optgroup id="6ceoa"></optgroup></tr>
<acronym id="6ceoa"></acronym>
<option id="6ceoa"></option>
<rt id="6ceoa"></rt>
<rt id="6ceoa"></rt>
當前位置:首頁>健康文庫>艾滋病>

一少婦至死不知染上艾滋病,死前發燒兩個月

2018-09-23 絲竹文庫 網友評論 0

【龍虎網訊 】美麗少婦小蕙(化名)因發熱住進我市某大醫院,17天后突然死亡。在這17天內,醫院一直懷疑她得的是淋巴癌、血液病、免疫病,并據此進行治療。死后第3天,她的血樣被送到市疾病控制中心艾滋病檢測室。死后第16天,其丈夫小軍(化名)收到……

專題: 發熱不發燒是艾滋病嗎 糖尿病健康飲食指南 國際中醫藥糖尿病 艾滋病自測 

【龍虎網訊 】美麗少婦小蕙(化名)因發熱住進我市某大醫院,17天后突然死亡。

在這17天內,醫院一直懷疑她得的是淋巴癌、血液病、免疫病,并據此進行治療。死后第3天,她的血樣被送到市疾病控制中心艾滋病檢測室。死后第16天,其丈夫小軍(化名)收到的檢測報告顯示,他妻子得的竟然是艾滋病。

由于此前一直以為妻子得的是其他疾病,小軍便將妻子的遺體橫跨幾個省,拖回老家安葬。昨天,小軍向記者說起發生在妻子身上的這一系列事情,依然驚魂未定。

發燒兩個月,入院診斷為“發熱待查”

住院前,小蕙已經斷斷續續發燒兩個多月。為了省錢,她只到附近的小診所打打抗生素。用藥的時候,體溫稍稍會降,藥一停,體溫馬上又上來了。由于發熱老不退,小蕙的身體越來越虛弱。小軍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硬是拉著她去大醫院看了專家門診。專家說:“老是這樣燒著肯定不行,一定要住院。”

記者在小蕙的住院病歷上看到,入院的診斷是“發熱待查”,同時懷疑是敗血癥、免疫病或血液病。在住院后的前6天,醫生給小蕙上了大量的抗生素,病情一直沒有好轉,人消瘦得很厲害。后來,醫生又停用抗生素3天,采用物理降溫,效果不明顯。接著,陸續做了肺片、CT、心電圖、B超、骨髓活檢等檢查。檢查結果顯示,小蕙的免疫功能非常差,但是無法給出結論,究竟是什么病。

死后10多天,診斷為艾滋病

入院后的第14天,小蕙淋巴結長了個瘤,吞咽困難,吃不下東西,連喝水都會吐出來。醫生又給她做了胃鏡、肝功能、腦電圖等檢查。第二天又打算做淋巴瘤活檢術,懷疑她患了惡性淋巴瘤。第3天晚上,小蕙的病情急轉直下。第4天凌晨3點多的時候,休息中的醫生、護士被叫起來進行搶救,面罩吸氧,上呼吸機,使用升壓藥,所有能用的都用上了。清晨6點半,小蕙神志不清,一側瞳孔已經散大,呼吸漸弱。7點多的時候,雙側瞳孔變大,醫生給其氣管插管,并做心臟按壓,都沒能把她從死神手中拽回來。7點52分,小軍在寫明“家屬放棄治療”的自動出院手續上簽了字。由于小蕙老家的家人朋友沒能見上她最后一面,小軍決意要將她的遺體帶回老家安葬。當天上午9點30分左右,小軍給小蕙戴上面具,抬上車子,橫跨幾個省,運回了老家。

小蕙去世十幾天后,小軍在老家處理喪事,意外地接到了一個從南京打來的長途。南京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朱醫生在電話里告訴他,小蕙的艾滋抗體測試呈陽性,也就是說她患的是艾滋病!

發病期間還在過夫妻生活

小蕙不吸毒,也沒輸血或賣過血。難道自己心愛的妻子,會背叛自己和別人有染?小軍得知小蕙是艾滋病人的消息后,怎么也想不通。然而,當務之急是要確定自己有沒有感染上。小軍心急火燎地連夜趕到了南京。

在抽血樣的時候,醫生告訴他:“小蕙都已經發病了,你們還過夫妻生活。要知道,在艾滋病人的發病期,感染率是非常高的。我說你有80%感染的機會都是說少了,差不多100%。”小軍一聽,頓時覺得天旋地轉。他不再去追問小蕙是如何染病的,也不去上班了,而是整天把自己關在屋子里,想自己得病后該怎么辦。他還買了支體溫計,一天要量好多次,每次看刻度的時候,都膽戰心驚的。一想起人們對艾滋病人歧視的目光,小軍就渾身打顫,“到時肯定工作沒有,親戚朋友都沒了,人見人躲,那我不如死了算了。”

丈夫懷疑自己戴了“綠帽子”

幾天后,小軍心灰意冷地去取檢測結果,聽到的卻是讓他“振奮”的消息——沒被感染。他當時激動得差點要跳起來。“太好了,太好了,那我以后還能正常生活……”他絮絮叨叨地和醫生談了1個多小時,還回憶起小蕙以前曾流產過幾次,還文過眉。

不過,通過流產和文眉感染艾滋,都只能是猜測,他無法說服自己絕對沒有戴“綠帽子”。他的心里很亂,白天,跟沒事似的出去工作,晚上回家卻要把自己喝醉。醫生說,艾滋病有一定時間的潛伏期,小蕙很可能5—7年前就患上了。小軍就把小蕙那段時間接觸過的所有男人都在腦子里過了一遍。他一遍遍地排查,最后確定了幾個重點懷疑對象,還不停觀察、打聽對方夫妻關系如何。小軍想,如果哪個男人將艾滋傳染給了小蕙,自己肯定也發病了。

為妻子的死要向醫院討說法

小軍慢慢調整了自己的情緒,又有了新的疑問,“市疾控中心的人說,血樣是小蕙死后第3天才送過來的。聽說發燒不退、免疫功能低、長淋巴瘤、吞咽困難等都是艾滋病的典型癥狀,那醫院為什么到人死了以后才發現是艾滋病呢?我要為她的死討一個說法。”

醫生說,對一種新的疾病的認識,需要一定的過程。當時小蕙入院時,醫生詢問其有無吸毒史、輸血史、賣血史和性亂史,小蕙都否認了,所以也就沒把她的病往艾滋上想。后來小蕙的免疫功能下降得那么快,他們一度也曾懷疑過,不過無根無據,不方便直接向家屬表明這個意思,再加上由于小蕙的病情發展太快,還沒等他們采取措施就去世了。小蕙去世后的第2天,骨髓穿刺的結果才出來。他們一看,竟是隱球菌。這種并發癥常見于艾滋病人,他們更覺得懷疑。不過,小蕙人已不在,再抽血不可能。他們就把小蕙以前做別的檢查存下來的血樣取了出來,當天下午就做了一個快速檢測。結果顯示,小蕙的艾滋抗體是強陽性。于是,第二天一大早,他們將血樣送至市疾控中心要求做進一步檢測。

醫院有關人士表示,在小蕙去世后,他們還提高警惕想方設法做檢查,這是對其丈夫小軍的健康高度負責的表現。所以,醫院在這件事上,沒有責任。南京日報記者倪艷本報見習記者蒲哲

新聞鏈接 如何確診艾滋多數人員不知

九三學社南京市委、鼓樓醫院、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日前聯合做的一項調查結果顯示,分別有77%和72%的醫衛人員不知道艾滋病的窗口期、潛伏期的時間;有82%的人不知道艾滋病人的餐具如何消毒;80—90%的人不了解HIV的毒力和抵抗力;有52%的人不知道接觸艾滋病人后用什么消毒液洗手。調查結果還顯示,只有38%的醫衛人員完全了解有關艾滋病的臨床表現,68%的人不了解艾滋病的確診方法,只有約一半的醫衛人員在病人出現特異性的感染和腫瘤時會想到艾滋病的診斷。

調查報告認為,我市大部分醫衛人員無法在臨床第一線篩查出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

(來源:南京日報)

精彩圖片

免責聲明:     本站部分資源為網友投稿、推薦,所訴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本站僅為提供交流平臺。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如文章內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我們將及時處理。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

相關專題

網站首頁   | 綜藝八卦  | 財經新聞  | 汽車知識  | 體育資訊  | 健康文庫  | 時尚頻道  | 養生與健康  | 人生感悟  | sitemap
北京十一选五软件